☀ 你好,欢迎来手游第一门户趣味屋! 微信我们厂商服务

果趣网 安趣网 微趣网 游专区

锁链战记
国民级手游RPG

锁链战记

更新2014-06-03
专区首页资讯攻略视频问答下载图鉴 礼包 手游助手

家族的命运 夏与秋之歌 锁链鬼妹剧情伦理小说

作者:来源:quweiwu.com发表时间:2014-07-04我有话说

  PS:本文摘自趣味屋锁链战记论坛部分精选文章,感谢你们支持趣味屋

  感谢:
凉日寒天、临清羽汐、老夫杨翛、MrAnn、jiangfeihua、风疾の羽、lerlong、can006、以及其他参加活动的小伙伴(ps:迷失想说,以后写小说,咱能取个好听的笔名吗)

  小说说明:本文摘自趣味屋锁链战记论坛玩家参加活动作品,排名不分先后,每页显示的是每位玩家作品。比如临清羽汐就是临清羽汐篇。更多锁链战记小说欣赏走这里:http://www.quweiwu.com/api.php?action=jump&goto=aHR0cDovL2Jicy5wdGJ1cy5jb20vdGhyZWFkLTE1NjY5NjMtMS0xLmh0bWw=

  第一篇就不说说写的了,你们看内容就知道。

  第一章:春,是冬的开始

  没人知道,他为什么离开,只是所有人都知道,他在保护一个人,那个,被称为他命中克星的人。 ——<鬼族记>

  春日的阳光,慢慢的浸透了他的屋子,他慵懒的转身,打开了封闭已久的门,眯着眼,看了看天上不太刺眼的初日,笑了笑,朝着隔壁的小屋走去,还未进门却听到了,一声声娇嫩的叫喊声,他知道,他妹妹,冬夏,在练剑了,作为哥哥的他,却没有任何理由打扰他,他在妹妹屋子旁边看着妹妹一剑又一剑的攻击着身前的木偶,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朝着城门走去。

  她,每一剑都充满了杀意,每一剑都是致命的攻击,在她攻击最伶俐的时候,她却停了下来,他走了?她用余光看着哥哥消失的身影,走了就走了,她有些生气,嘟着嘴,又是一剑,这一剑正中了木偶的胸口。

  当剑入木偶胸膛的一瞬间,冬夏听到城门一声怒吼,接着是响彻全城的警报。

  哥哥!冬夏猜到是怎么回事儿了!她飞快的出门,手中的剑紧紧地握着,城门上,一刀斩下了门将的头,看到冬夏的到来,双眼满满的不舍,张了张嘴,却没说任何话。

  冬夏停住了,他看见哥哥张嘴了,哥哥在对她说话,他说,永别。剑掉了,直挺挺的插在地面上。

  那一天,被鬼族的长老,耻辱日,鬼族未来家主,在和妹妹决斗的前一天杀害了自己的同族而叛离了鬼族,春秋从九岭鬼族的部落出来,一路南下,手中的剑早已经没不再是之前那般剔透。微红色光芒,在他手里散开,一路上他亲手杀了不知道多少他的族人,每一刀,就意味着他离自己的家族远一步,而且永远无法回头。他想不通,他只是放弃了,为何,他的族人会一直追逐他,他也不知道,此时他的妹妹正在朝着自己的父亲嘶吼,而他一直敬爱的父亲一耳光却让本来还在咆哮的冬夏安静了,冬夏双眼怒睁,手中剑意若隐若现,可是这一切又如何逃脱的了父亲的眼光,父亲身影闪动一下便将准备拔剑的冬夏击飞,随后从房间歪冲出了几名侍卫,在父亲的命令中将冬夏带了下去。

  第二章:春已去,冬还在

  我能够感到他的悲伤,正如他感受到我运气一样

  ——强运战士宁法

  这一年,春秋在外,陪伴着雨水和寒风流浪,这一年,冬夏被锁在自己的房间里,一剑,又一剑的刺着身前的木偶。丝丝的寒意,如同春秋的思念,侵入了冬夏的身体,依靠着木偶的冬夏,看着窗外飘下的雪花。

  春秋,借着最后一缕亮光,来到了这座城市,他从来往的人嘴里,知道这里被称为副都,

  是义勇军强者最多的地方,一路上春秋很了解自己的处境,他必须要变强,他不知道自己还要流亡多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见到妹妹,此时他已经没有任何理由让自己去胡思乱想,

  “你是黑之军团的?”拿斧子的女人怒吼道

  “不”春秋没多说

  “恩?会说人话?”

  “恩”

  “那进来吧”拿斧子的女人兴许是习惯了冷漠。也不在多言就带着春秋走进了副都

  副都,人们总是那么匆匆忙忙,春秋在这里,却显得格外的耀眼,他始终是他的步伐,不紧不慢,双眼悲伤的浏览着周围的一切。

  市集上,春秋的酒杯早已空了,他低着头,倾听者,身边的人的对话。

  “听说了么?”

  “什么?九岭那边的未来国主跑出来了”

  “那个**秋的不是早跑出来了么?”

  “不是!是他妹妹,真正的国主,冬夏!”

  “天啊!他们都疯了么?

  第三章:春是春的歌,冬是冬的舞

  春秋,早就猜到以冬夏的性格根本不会这么安稳的,只是一切都要比他料想的早了些,他匆忙的收拾了屋里行李,也顾不上太多,他必须离开,他不能见到她。不然这么多天的忍耐就此白费了。只是现在非常时期,他无法那么轻松的离开,他想起那日他带他入城的巨斧女人,被称为破坏魔人的萝蕾塔。他是义勇军的一员,也是非常强力的战士。

  作为亲自引进的鬼族,萝蕾塔对这位不怎么说话的鬼族少年还是十分的留意的,此时他面前,一向冷静的鬼族少年却显得有些焦急。

  “你怎么了”

  “我。必须离开”

  “去哪儿?外面很危险”

  “不!我不怕危险”春秋看着门外的夕阳“必须离开”

  一句毅然决然的话,让久经战场的萝蕾塔也有些意外。

  似乎做了什么决定,萝蕾塔拍了拍春秋的身体,说走吧,跟我来。

  再一次,他,跟着她走了,这一次,走的很快,他被萝蕾塔推荐进入了一个准备出城的义勇军中,依靠着出色的剑法,也算的上被认可。

  一路上黑色军团不停的出没,春秋只是杀戮着,他不问义勇军去哪儿,每次黑色军团到来,他总是第一个冲上去,然后拔剑,战斗。

  义勇军中每个人都不明白,为何他那么弑杀,似乎连自己的生命都不在乎。

  夜,春秋被轮到了值守,他靠着篝火附近的巨石,看着天空中皎洁的明月,似乎在沉思,又似乎在观察。

  突然他想起什么一般,一跃立在巨石上,双手张开,轻声吟唱起来。

  第四章:冬无法驱散的春

  哥哥,冬夏,看着远方,他听到了哥哥的歌声,她知道哥哥在附近,可是她不能去,

  她知道,她出现在哥哥面前,哥哥会义无反顾的跑,她也知道,哥哥为了逃避和她决斗,才会这儿毅然决然的离开,她也知道,哥哥是知道她在周围才会唱起这首她和他最喜欢的歌。

  “你还是那么好看”冬夏痴了,她身后一个声音,那个他朝思暮想的声音

  “哥。”冬夏强忍着眼泪“你,准备好送死了么”

  “你,还是那么倔强。”

  “哥!”冬夏,带着哭腔的声音,瞬间拔剑,一剑刺出,春秋不急,也只是轻身一绕

  ,冬夏的剑直挺挺的插在春秋身后骸骨兵。

  “等我收拾了这些杂碎,再亲手杀了你!”冬夏拔出剑又一个跳跃出现在不远处一个骸骨兵身前

  “妹妹,我是不需要你保护的。”春秋难得笑了出来,满眼宠溺的看着远处战斗冬夏,

  却听到冬夏一声怒吼:“笨蛋哥哥!快点儿战斗”

  冬夏从未这么快,她的剑从未那么凶猛,春秋从未笑的那么自然,他每一剑,都是对着妹妹满满的溺爱。

  骸骨兵从未这么多,冬夏和春秋,两个人,一剑又一剑直至天明,直到那一声响彻山谷的龙啸。

  第五章:春的离去,不是冬的驱逐,是爱的恩宠

  剑从来都只是战斗的开始,面对着比自己强大不止一点的魔神黑龙,冬夏义无反顾的冲了出去,春秋眼见妹妹冲出,也顾不上害怕,跟着冲了出去,远处的黑龙根本不屑眼前两个低等的生物。黑色的能量曝起,强大的飓风瞬间将本来就娇弱的冬夏给击飞,刚刚赶到的春秋看到妹妹有危险,也顾不上自己,猛的抱住冬夏,纷纷堕入了魔山之下。

  兴许,是上天的不舍,魔山下,树木茂密,春秋紧紧的抱着冬夏,树木为他减少坠落带来的伤害的同时,也用锋利的枝干伤害着他,他看着怀里的冬夏,满是心疼。

  时间伴随着疼痛,一下,一下的撕裂着春秋的意识,他猛然挣开眼,冬夏已经不知去了哪儿,他艰难的站起,看着自己周围树木被整齐的切割,他知道这是妹妹做的。

  “哥?”冬夏的声音变得有些温柔

  “你怎么不多休息下?”春秋还是那般的宠信着冬夏

  “我,不想离开这。”冬夏似乎恢复了妹妹的模样,娇滴滴的牵着春秋的手,顺势倒在了春秋的怀里。

  “啊。”听到哥哥的呻吟,冬夏这才意识到哥哥是受伤了的,等他起身时候,春秋被树枝滑坡的伤口开始裂开。

  “别动”冬夏,赶紧扶着春秋做下,然后着急的开始四处寻找草药。

  看着冬夏忙碌的背景春秋再次笑了起来,这一笑,又扯动了伤口,这一痛一笑,竟活生生的让他昏了过去。

  再醒来,冬夏赤红的双目看着他,手中剑,寒光闪烁,春秋有些漠然

  “哥哥,我说过,再我杀死你前,你不能死。”冬夏严重的寒意更甚“现在你可以死了”

  说着手中的剑,飞快的刺出,如同那日刺向木偶一般,春秋没动,他不想动,他早就累了,他知道这一切早晚要到来,他只能成全他妹妹。

  许久,冬夏未动,春秋未动,只是本来在春秋身上的温度逐渐的消散。

  最后的迷离之际,冬夏带着哭腔的说道“哥,真好,我再也不用担心你会离开了。”

  说着,剑出,带走春秋最后一次呼吸,接着抬着头,走进了森林。

  第六章 春是冬的守护,冬是春的未来

  副都,所有的居民都不会忘记那一天,一只黑龙从副都上空飞过,接着是死亡一般的咆哮,最后黑龙笔挺挺的坠落在副都门外,他们看见,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女孩儿一把剑插着黑龙的头,一把剑穿过自己的身体,正中黑龙的眼睛。

  临清羽汐篇

  缘起

  冬夏,外表如同寒冬一般内心却如同夏日一样,她那把一直陪伴着她的剑,此时正插在哥哥的胸膛,她含着泪,抱着哥哥,带着哭泣声的呢喃——“真好,我再也不用担心,你会离开了。”

  听着冬夏的呢喃,春秋轻轻的笑着,用手抹去冬夏脸上的泪水,回想起了曾经的故事。那些曾经他和冬夏的故事。

  宿命

  每一个人都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出生,贫贱也好,富贵也好。所以有的时候,你就像一只囚鸟被命运的手无情的玩弄,没有办法挣脱。又或许你可以挣脱,你有能力挣脱,却为了某些你心心念念的人选择放弃,接受命运的摆布,慷慨赴死。一如现在文里的两位主人公。

  鬼族是一个仅仅依靠血液的浓度来判断是否是继承人的种族,这样的规定残酷,可是却如同中国封建主义的压迫一样,不得不实行。春秋和冬夏一起出生在那里,春秋作为长子却没有作为凭证的双角,冬夏虽是妹妹却长着双角,所以按照族内的规定,冬夏要杀掉哥哥,夺取继承权。如此残酷,可是,不得不执行。

  注定成为对手的两个人怎么可能在同一屋檐之下生存,所以,春秋和冬夏被分开。家族里的人以为分开后,无法见面的兄妹两人,不会产生兄妹之情,冬夏也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杀死春秋,只是事情的发展往往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冬夏日复一日的接受训练和洗脑式的教育,春秋总是偷偷跑到冬夏训练的地方,在门缝里看着这个妹妹。他知道,他这辈子的宿命也许就是死在妹妹的手里,只是他还不想死,他还想看着这个妹妹找到自己的幸福,看到这个妹妹能够离开这个家族。只是春秋也许永远不会知道,冬夏也总是在一个小小的角落看着他。在冬夏的心目中,这个哥哥是多么的高大,他可以轻易地使出自己没有办法用的招数,冬夏也永远无法忘记,幼小的自己被欺负时,蒙着面站在自己面前保护自己的是谁,只是,冬夏知道,家族的人是不可能允许自己和哥哥走的太近的,所以冬夏总是告诉自己,杀了他,就能永远和他在一起了。而其他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可以欺负她的哥哥,绝对不允许。如果想要欺负她的哥哥,就必须先踏过她的尸骨。

  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其实,这个故事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伤悲,春秋,冬夏,四个季节被分成两个人名,互相交织,却注定一个季节过了才能迎来另一个季节,一如他们的宿命。

  晚霞薄暮

  时光总是不会等人的,它不会知道有多少人希望它可以也永远的停留在那一刻,不偏不倚的走着,公平却也残酷。

  日子如同流水在他们偷偷地凝望彼此中度过,妹妹渐渐变得强大,哥哥也领悟出了新的剑招,他将它命名为霞之剑。晚霞虽美,只是将近黄昏。就好像自己的生命,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会走向死亡,只是,那个时侯也许就是自己最美的时光吧,冬夏,如果真的要死,我想死在你的手里,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在你的心底永远的活下去。

  冬夏一直接受着家族的训练,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爱情,什么叫伦理,所以,她心底的种子一直在悄悄地发芽,等待着某一天,破土而出。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春秋想着。某天,他静静的最后看了妹妹一眼之后,决定诈死离开这个家族。能多活一天就是一天,希望到自己死的那天能够看到妹妹身边有了一个人的陪伴,再也不会孤单了吧。死真的不算什么,只是如果不能看到妹妹幸福,这死的也太没有价值了吧,那时的春秋真的是这么想的。

  暂离

  第二天,春秋住的地方火光冲天,冬夏赶到的时候,只看到一地的狼藉。她看着族人们的表情,悲伤的外表下是开心的面容,她看着那具已经烧得面目无法辨认的尸体,内心在放肆的大笑,哥哥怎么可能死在这区区小火之中,这根本不是哥哥。诈死毕竟只是诈死,永远都会有破绽存在,各方势力很快都知道了春秋并没有死,只是离开了。黑暗中的势力开始蠢蠢欲动想要夺取权势。

  此时的春秋,正在悄声离开的路上,随从告诉他,族内继承顺位较低的兄弟也渴望着权位。春秋只是紧握着剑,张扬的笑着,除了冬夏,我不会死在任何人手里,族内的任何人都不可以。而且,在冬夏幸福之前,我绝对不会死,就算永堕地狱我也要从阎罗王那里爬回来。风吹拂着春秋银色的头发,红色的眼眸里充满着坚定却又不失温柔。春秋想起了妹妹刚开始练剑时傻傻的模样,想起妹妹小小的身躯拿着比她还大的木剑,拼命的练习着,想起妹妹累了的时候抱着膝盖看着天空的样子,春秋想知道妹妹在想什么,想靠近妹妹,想把妹妹拥在自己怀里,想听妹妹叫一声哥哥,只是,真的没有办法。多想多想……只是有时命运就是这样你越想得到的东西越是让你得不到。所谓的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给你看。

  初遇

  春秋永远会记得和菲娜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

  那时的他遇到了来自族内的刺客,春秋紧了紧手中的剑,内心满是苍凉,为什么这样美丽的剑确实夺走重要的东西的工具呢?只是,有些事情没得选择,不是他死就是他活,他只能战斗,何况,他的妹妹还没有找到幸福呢。

  这是第一次,有人和他在边上并肩战斗,原来这就是伙伴么,感觉似乎还不错啊,春秋轻轻的眯了一下双眼。背后有同伴的守护,不用担心来自未知的地方的危险,这种温暖竟然能够直接到达人的心底,让人感到妥帖。

  也许是因为有了同伴的陪伴,这次的杀手解决的非常快。只是春秋却感觉不到快乐,他不由自主的觉得有些苍凉,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妹妹要杀自己,族内的兄弟要杀自己,难道权势真的这么重要么?难道真的能比血肉相连的亲情来的重要么?权势,到底是什么,让人的双眼被蒙蔽,让人开始变得不再像原本的自己,变得可怕,变得势力,变得让人内心深处生出一阵阵的寒意,让人连自己的亲人都不可以相信。亲人?自己除了妹妹还有真正意义上的亲人么?家族内的长老,想让妹妹杀了自己,家族内的亲戚,为了权势,用尽手段。也许比起所谓的家人,这群同伴才来的更加的让人觉得可靠吧。那么加入义勇军吧,毕竟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要做些什么。

  春秋和菲娜他们说起家族的事,说起冬夏想要杀了自己的决心。他只是想找一个发泄的地方,因为他知道这是自己家族的事情,这是自己的事情,只有自己知道,自己想要的并不是所谓的兄妹和好,家族的势力实在是太大了,比起两个人一起亡命天涯,春秋更希望自己的妹妹杀了自己,如果妹妹找到自己的幸福,那么,死亡也不是那么的可怕不是么?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反过来也是一样,对于别人来说或许畏惧或许不能坦然的面对,只是对于自己来说,只要是为了妹妹,他愿意含笑饮鸠酒。如果一死,能换得妹妹从此以后笑颜如花,一切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奔赴宿命的冬夏

  此时的冬夏,坐在庭院里,腿上放着自己挚爱的剑,她像她小时候那样抬头看着天空,想着哥哥练剑时的样子,想着哥哥的那招霞之剑。她还记得第一次看到霞之剑的场景,就好像一片晚霞般炫目,映在自己的脸上,惊艳了一段时光,惊艳了自己的年华。也许是在那个时侯,也许是在更早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偷偷地喜欢上哥哥了吧。本来自己从未发现,直到那天哥哥的诈死,看着火光冲天的瞬间,自己的心疼的痛彻心扉,手也不由自主的颤抖,直到确认尸体不是哥哥的之后,心不再疼痛,手也变得稳定,这个时候冬夏才知道,原来自己是喜欢着哥哥的,喜欢的想把他杀掉,想亲手把他杀掉,然后一口一口的把哥哥吃到肚子里,这样,就能和哥哥一直在一起了,就可以永远也不分开了。哥哥就再也不会离开自己了。

  想到这里,冬夏握住了腿上的剑,决定前往未知的远方寻找哥哥。

  爱情就是这样,它能让你变得偏执,变得没有办法用理智去思考。它会让你走向疯狂,让你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它会让你用尽一切的手段只为得到心上的那点朱砂或者白月光。如果有一天,有一个人你最亲爱的人伤害了你,请相信这是因为爱。

  冬夏永远也不会知道,哥哥到底是怎么想的,就好像春秋也不知道在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时候,妹妹,他最疼爱的妹妹喜欢上了他。喜欢到想杀了他。或者说,不是喜欢是爱,是执迷不悟。

  冬夏用剑斩杀了最后一个刺客后,望着远方轻轻的笑着,笑颜夺目宛如冬日的暖阳温暖,又似夏天的骄阳一般耀眼。原来一个人解开心结之后是这样的,就像一切的阴霾散去豁然明朗的天空。

  相遇,命中注定的厮杀

  冬夏离开了家族,见到了外面的世界,原来平民是这样生活的么,他们可以和和美美的生活在一起,不用在乎外界的眼光。他们可以过着柴米油盐的生活,他们可以牵着彼此的手,携手并肩的走着,他们可以在大街上拥抱亲吻,可以肆无忌惮的表达他们的喜欢,表达他们的爱意,可以不用背负那么多所谓的宿命。如果,如果真的可以冬夏惟愿只生长在这样的平凡的家庭。也许他们会因为没有钱财烦恼,会因为没有食物挨饿,会争吵,会冷战。只是,这样的幸福却是自己奢望不来的呢。冬夏有多么想投胎在这样的家庭,和哥哥一起,竹马绕青梅,一起长大,然后顺理成章的在一起,结婚生子。只是,真的不能了。

  有些事情真的是命中注定的,你再怎么挣扎,再怎么排斥都只能无济于事。命运就是这样,他在你事事如意的时候幽谧的笑着,在你的生命里种下悲剧的种子等着它静静地生根发芽,然后笑着撕裂你的幸福,撕裂你的一切,看着你发疯,然后,得意的笑着。

  当春秋在义勇军的队伍里看到自己的妹妹的时候,就知道,命运的车轮滚滚而来,他将要被宿命撕碎,只是真的好可惜没能看到妹妹幸福。

  冬夏见到哥哥的时候,很想扑上去,只是,她知道,家族的人不知道是否在某个角落窥视着他们,一旦她轻举妄动,后果不堪设想。不行,不能这样,哥哥只能死在我的手里,冬夏坚定了自己的意志,向春秋发起挑战。

  春秋深深的望了冬夏一眼,妹妹,这是自己的妹妹啊,自己怎么可能下得了手,自己又怎么能下得了手,妹妹,你知不知道,哥哥多么的想听到你叫一声哥哥;妹妹,你知不知道,哥哥或者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你能够幸福;妹妹,你知不知道,如果真的要死,我一定会选择死在你的手里,只是,现在真的太早,太早;妹妹,你知不知道,不能看到你幸福,我又要怎么样才能在九泉之下安息呢。

  春秋轻轻的叹了口气,看到妹妹攻过来了,立马拿起剑抵抗。两人不知大战了几个回合,只见刀光剑影。最后两人的剑同时攻到了对方的致命点,春秋却顿了一下,任由冬夏的剑将他贯穿。

  终章。永远相守的兄妹

  春秋看着冬夏,伸手抱住了她。冬夏炙热的体温温暖着春秋的心脏。

  “妹妹,不管怎么样都要幸福。”春秋这样对冬夏说道。

  冬夏笑着回答,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就会幸福了,哥哥,如果你死去,我就能一直在你身边了。哥哥,很久之前我就发誓,你只能死在我的手里。哥哥,我会带着你的骨灰到处流浪,直到我死去。

  这就是宿命,如果知道了结局,那么再回头去看前面点点滴滴的温暖,就会觉得那些温暖就像是烟火虽然绚烂,但是一瞬间就会泯灭,是留下一地的冰冷。

  春秋和冬夏两个人,永远都不能在或者的时候在一起,他们就像是四季,一个的消亡才能带来另一个的新生。可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春秋的离开,却是他们两个一直在一起的开始。也许从此以后,冬夏会带着春秋走过很多很多的街道,走过很多很多之前不曾看过的风景,遇到很多很多之前没有遇到过的事,见到很多很多之前没有遇见过的人。也许从此以后,冬夏会带着春秋继续在义勇军里战斗,不为了天下苍生,不为了所谓的和平,只是为了完成各个没有完成的愿望。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冬夏会找到一个自己真正爱的人,和他过着平凡的日子,幸福的在一起,而春秋就在九泉之下笑着看着妹妹的幸福,然后安心的去投胎。又也许,冬夏永远的执着在对哥哥的情感之中,直到,死去。

  倒下去的时候,春秋又想起以前的事。

  ”我已经决定要守护你了,直到我杀了你的那一刻!“

  那个时候,说着这样的话的妹妹,表情却很温柔呢。


  lerlong篇:

  冬夏,外表如同寒冬一般内心却如同夏日一样,她那把一直陪伴着她的剑,此时正插在哥哥的胸膛,她含着泪,抱着哥哥,带着哭泣声的呢喃——“真好,我再也不用担心,你会离开了。”

  在尤歌特大陆的正上方,有一个常年被烈焰所笼罩的区域,在这个区域里有一个强大的种族,繁衍了尽300年的时间,逐渐形成了雄霸一方的割据势力,它就

  是——鬼族,魅影的代言人,灵魂的收割者,强大的剑士,都是鬼族的记号。

  在300年前,鬼族由三大创始人,祭剑魂、幽梦影、夜溪灵共同创立,等级森严,分三个族群,正统魂之族、影之族、灵之族。魂之族为大,统帅各部族。魂之族分三个组别,其他两族依附。魂之族族长总览全族大小事宜。继承人为族长后羿,能力超群,技艺精湛,地位仅次于族长。鬼族下设杀手堂,主要为族长负责清理叛徒余孽,杀手堂进入条件严格,主要征集优秀的鬼族贵族子弟,他们残忍暴虐,只听从族长的命令,且认定的敌人目标,将不惜一切代价,杀无赦。鬼族族规严酷,只能族内通婚,不允许与外族结婚。现今第四代族长名唤:天地。我们的故事就要从他的过失讲起。

  20年前,鬼族老族长为了历练他的继承人天地,在天地成年以后,让他去圣王国闯荡几年,去体验炎之九岭外的世界,精进剑术,增加阅历。因为天地自小就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下成长,处了鬼族本族人(鬼族人天生长角,力量奇大,天生剑术超群),从来没有见过外族人,所以对外面的一切都充满了新鲜感,这天天地游走在圣都熙熙攘攘的菜市场时,突然看到了一个一生洁白身披红色披肩的一名绝美少女在为贫困潦倒的乞丐施舍食物,她的一颦一笑深深的吸引着天地的目光,

  在这个懵懵懂懂的年龄段,天地无法自拔的爱上了她,她就是救世圣女莉莉丝。从此以后,天地展开了疯狂的追求,莉莉丝是神职人员,本身是不允许结婚的,但天地的魅力与太子的气质,深深的吸引了她,最后莉莉丝决定对教堂不辞而别和天地私奔,他们终于结合了。安安静静隐姓埋名的在乡下过了2年安稳的日子。

  莉莉丝给天地生下了一个男孩,起名为春秋。这时天地收到了让他回到鬼族的密函,天地非常害怕,因为他清楚自己的族规,但又不想把族规实情告诉莉莉丝,怕她担忧,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把还在襁褓之中的儿子抱到了怀里,和莉莉丝说:我 的父亲传唤我了,我要回到族内一段时间,你在这里等我,我和儿子在族群稳定下来之后我再接你回去。“莉莉丝泪水默默流下,有不舍,有心疼,她清楚丈夫的族群森严程度(天地没有告诉她族规),不知怎么的她隐约感觉这一次的别离将是此生的遗憾。只能为丈夫和儿子能稳定在鬼族默默祝福,天地和刚满月的儿子春秋在一个飘雪的季节踏上了回归族群的路。



  风疾の羽篇:

  我手中的刀是你出生时候调谢的泪花

  嗯?

  眼前一片血红。

  呵呵,冬夏,你果然,还是长大了呢。

  “春秋!叛徒……”冬夏开始颤抖地放下手中的刀。“你……你怎么不躲开?!为什么不躲开!”

  “我再也不用……担心我妹妹会被……”

  冬夏其实知道,在刚才和春秋的决斗中,一向刀法凌厉的春秋不会因为自己的失误而停顿那一秒的时间,实际上才仅仅一秒的时间内,春秋的刀已经稳稳地架在她嫩白如雪的脖子上,只是就是因为一刹那自己因为盔甲的重心倾斜,导致鬼刀刃面朝己将要划开自己如玉的手腕。

  就在那一瞬间,冬夏看到春秋眼中忧郁的红带着一丝怜悯和绝望,只见他的刀又轻轻远离自己胸口,割下胸前的丝带。

  在鬼族,这种行为实际上是对战败的武士的一种礼节,在她孩童时候,春秋在比试胜出后经常这样割下她父亲给她系上的丝带。冬夏仿佛见到被春秋杀害的父亲那红色的瞳,飞溅的血珠沾染着无数亡灵的哀嚎,像是能把远处天空染成血色的夕阳。

  她稳住了重心,扶刀站起来。瞬间,羞耻和怒火夹杂在一起引爆了杀气,拿起自己父亲留下的金纹鬼刃直刺春秋离去的背影。“冬夏,我知道你永远不能放下这一切……那么……哥哥来替你放下吧。”冬夏稳着刀,生怕哥哥拿起刀回头使出奥义-----春秋厄临。

  “春秋……叛徒!为什么要杀害父上?!”

  “不为什么……其实……我是不想杀自己的亲生妹妹。”

  ……

  “春秋!叛徒……”冬夏开始颤抖地放下手中的刀。“春……哥哥怎么不躲开?!为什么不躲开!”

  “我再也不用……担心我妹妹会被……”

  我宁愿死在你的手中,因为我手中的刀是你出生时候凋谢的泪花。

  冬夏,外表如同寒冬一般内心却如同夏日一样,她那把一直陪伴着她的剑,此时正插在哥哥的胸膛,她含着泪,抱着哥哥,带着哭泣声的呢喃——“真好,我再也不用担心,你会离开了。”

  春秋篇:我要保护你,也是保护我自己

  记得小时候在鬼寨里长大的妹妹,要去祖先神迹领悟家族刀法,我并不清楚为什么父亲不能让我去而是让这个年纪小了我4岁走路还摇摇晃晃的女孩子去,虽然我也明白我虽然是父亲唯一的儿子,但我无法跟别的家族的孩子光明正大地在一起比试玩耍。虽然勇经常来找这么无所事事的我玩,也经常是偷偷从家里溜出来到我家后门找我爬出去练习。

  那天,勇也和妹妹一起去了,相当于所有鬼族的小孩都在10岁开始都会被送到那个被称作神迹的地方领悟刀法,而刀法一成型,便可以得到与之相配的奥义书。

  勇,一个瞳为金色的孩子,父亲是鬼族的力士。勇告诉过我,他生下来之前父亲就已经打算让他走力士的道路。但是身材短小的勇虽然拥有天生怪力,可他的理想是一名武士。

  “春哥,”勇走之前爬到我家院子外的树上叫我“我先去啦,回来再来找你哦!”

  说完,他滑下树,急急忙忙地赶去集合点。

  “冬夏,时间不早了,勇都走了。”我往冬夏的房间里探头。

  “哥哥!我不想去嘛,人家还要睡觉。”

  “不行啊,父上回来见你没去……”

  “父上明天才回来呢,哥哥,你代我去好不好?”

  这……

  说实话,我想去的时候,那次差点被父亲打断了腿。

  父亲说过,我若踏出家门就会立刻杀了我。

  从小,在我之前我父亲有1个儿子,其中一个是获得红瞳双聚顶的嫡子,在鬼族迁徙途中,为保护怀着我的母亲而战死,父亲刚回到家,母亲就生下了我。

  或许是因为母亲是人类的缘故,我并没有得到羁绊的证明。

  或许就是因为这个,父亲怎么都看我不顺。

  但是我想成为武士,保护家园,保护我的妹妹-----冬夏。

  “哥哥j(—n—)f”

  “冬夏,勇都已经在集合点了,你不去,那我就把你的盔甲丟河里去。”

  此时我看到我母亲的盔甲已被染成蓝紫色,想到这原本应该属于我的东西。

  “不行!那是妈妈的东西!快走开!”

  “那你快起床!”

  “好吧好吧,烦死了,独角哥哥。”

  自从那时候起,我感觉我在这个家族里并不是很重要,父亲也并非把我当成自己儿子,而我母亲也早早地离开人世,留下了这个傲娇刁蛮的鬼族千金。

  但是时常我端望着妹妹的脸,仿佛也能看到妈妈温暖的微笑。母亲说,好好保护自己的妹妹。尽管父亲对我很残暴,但和妹妹毕竟无关。

  嗯,保护着你,看着你长大。

  这,就足够了。

  ( 勇篇)

  勇篇:以吾之刃,继汝之名。

  “啊!冬夏你来了啊?”

  “诶,早啊,勇哥哥。”

  “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啊,昨天睡太晚了么?”

  话音未落,鬼族领队的家伙高声大喊:“全员到齐了!朝神迹出发!!”

  冬夏看了看勇,勇突然脸红到了脖子。

  “你刚问我什么?”

  “啊啊,没。没什么……”

  “真是笨蛋!”

  “唉,一点都不像你哥哥!”勇装着叹气却又偷望着冬夏。

  “你再说一遍我就叫我哥哥修理你!”

  经过几个小时,他们一行走到神迹前。

  “-!!”

  “!!”

  “!”

  长老刚发出要大家结伴而进的号令,不知从哪个方向飞出的暗箭直接穿过领队长老的脑门,

  暗器钉在一棵树干上,暗刺的针尾还流淌着鲜红的鲜血。

  在场的孩子们被眼前这一幕震慑。

  冬夏躲到勇的身后,勇并没有退步,而是托着冬夏颤抖的身体。

  “哇哈哈哈哈哈,这么多鬼族的小孩,今晚可以开大餐了嘛!”

  “我们早已等候多时了哇哈哈哈哈哈”

  狭小的山谷间开始传来诡异的笑声。

  “什么,让他一个人突破了?混蛋!”突然笑声戛然而止,又变成恐惧的呐喊。

  “呃……”

  “啊”

  随之而来的是刀斩杀后的血崩音。

  “你是谁?头上怎么只有一只角!!恶魔!!!不要杀我!!!”

  “哼”

  勇篇2 无声的冬季

  没有人知道,那天保护我们的人是不是春秋。

  或许大家心里都知道那天跟随着我们的人就是只拥有一只角的怪物。

  冬夏也没提起哥哥的事情,这件事就当是我们修行中的一个小插曲吧。

  虽然我也知道不该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但就在几年后我母亲翻阅我旅行笔记的时候发现了长老惨死的原因后,春秋消失了。

  他离开的秘密,也就我一个人知道。

  “春秋,你真的要离开我们么?”

  春秋没有回答,只是转过头。

  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他眼睛里有多少不舍。

  “我妹妹交给你保护了,勇。”

  “春秋,那么多年了,你一直在别人面前没有提起那件……”

  “勇”春秋打断我要说的,“其实,我也很想留在这里保护我妹妹,可是家族里……”

  “你真的要走么?”

  “我不忍心杀了我妹妹!”

  春秋,你知道么,家族里的纷争,我也清楚有人要加害你们,因为你杀害了他们的首领。

  “嗯,我只是保护我妹妹。”春秋淡淡地说:“我不允许我妹妹受到伤害,我想这份感情,勇,你自己心里也清楚吧?”

  “那么,你就跨过我的尸体,我要为冬夏留住他哥哥!”

  “勇。”

  “春秋!别逼我!”

  “勇,你才是!”

  直到他银刃刺穿我肋骨后,我发现这个男人的心意已决,就像当时认识他的时候,把夜狼切成两半搭救我的时候一样,血红之瞳泛着无奈的忧伤。

  “勇,到此为止,我不想你阻碍我,因为我们还是朋友。”

  “春秋,你不要走,可以……吗”

  刀刃在我体内颤动了一下,然后拔出。

  我负伤了,而春秋毫发无损。

  我就这样目送我好友远去。

  然后,我要亲手杀死让这两个我心爱的人互相残杀的恶魔-----春夏秋冬之父。

  冬夏篇 春夏秋冬

  “冬夏。”

  “在,父上。”

  “冬夏,这把刀是我族象征之刀,以前是我们鬼族祖先用来斩杀鬼龙的时候从他口里的牙中发现的魔金石打造的。”

  “父上,那你……”

  “吾既是刀也是刃。”

  有人未进门,外面清亮的声音传入了冬夏的房间。

  “冬夏,看我给你带来什么?”

  “哥哥!”少女打开包裹“哇!蔓越莓!”

  “嗯。哦,父上”春秋看到父亲板着脸坐在榻榻米上。

  “哼。”

  父亲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不喜欢哥哥,但是哥哥平时虽然话不多,但是为人和善,虽然外面家族里的小孩也不愿意和他一起玩,但是他一直保护着我不被别人欺负。

  “父上,给你吃!”

  “哦,冬夏好乖啊!’

  “哈哈,嘴上变红了!”

  “哦,是吗?”

  “哥哥,你怎么不吃啊?”

  冬夏把果子塞到父亲嘴里后突然回头望见春秋并没有吃那些果子于是问。

  “哦,不了,我还要去打水,今晚父上要洗澡的啊。”

  “那就快去,别磨磨蹭蹭的!”父亲看都没看春秋。

  “是,父上。”

  于是冬夏就默默看着春秋的背影逐渐远离,回头问:“父上,哥哥是怎么了?”

  “哦,乖宝贝,你长大就会明白的啦,果子好不好吃啊?”

  我想起那时候父亲对着我慈爱的笑容,而现在我眼前既是我的哥哥春秋,也是我的杀父仇人!!!

  就在刚才,仆人过来给我报信说父亲死于非命,而遗书上冬夏并没有继承权。

  但是,我怎么能容忍杀害我挚爱的父亲的哥哥?!

  “为什么要杀害我们的父上!春秋!你说!”

  “为了让我们都能摆脱族规的束缚而已……冬夏你别问了。”

  “我此行的目的就是要哥哥回家,我们来进行决斗……”冬夏开始哭泣起来,“而你,却杀害我的父上!”

  “……”

  “反正继承权什么的我也不在乎,现在我就要你死,春秋!”

  春秋淡淡地回答:“正合吾意。”

  “爱莉耶塔!”

  比利卡匆匆忙忙的样子,看来是摊上大事了。

  “哦,比利卡,什么事哟?”爱莉耶塔正在种花。

  “你快去看看春秋他们兄妹决斗了!!!”

  “决斗?”

  “现在刀刺着春秋……反正你要去看看啊!”

  “哇,真可怕。”

  在一边看书的凯恩喃喃道:“女人嗯,真可怕。”

  “小毛孩你懂个屁啊。”

  “你个盗版彼得潘。”

  “爱利耶塔,别理他,我们快去吧!”

  “嗯,好。”爱利耶塔拿好权杖后跟着小精灵出去。

  院子里就留下凯恩一人“诶,你们去了才是给别人添麻烦的吧?”

  春秋篇 续:最后的遗言

  至于这个冬季和那时候我离开家族的冬季一样寂静无声,直到我经历了遇见冬夏的欣喜,看到她披挂和战法都已经足以保护自己的时候,每天晚上我都在想自己是不是可以离开她。

  上次与黑之军团作战的时候,她还被包围着,如果我不在她的身边……

  勇,你还好吗?

  虽然我们换了刀,你说这样可以看着我的刀想起我,我也知道你是不希望失去我和冬夏其中任何一人才这么做的。

  只是这样拿着我的刀去斩杀我的父上是不是有种讽刺,对族规,对我们鬼之一族来说,虽然,我早已放弃我的身份,但我体内流着的还是那个男人的血。

  勇,原本我以为你能照顾好我妹妹冬夏的,可你还是让她过来找到我,其实是你也很想见到我,对吗

  义勇军伙伴的尾声

  “爱莉耶塔!”

  比利卡匆匆忙忙的样子,看来是摊上大事了。

  “哦,比利卡,什么事哟?”爱莉耶塔正在种花。

  “你快去看看春秋他们兄妹决斗了!!!”

  “决斗?”

  “现在刀刺着春秋……反正你要去看看啊!”

  “哇,真可怕。”

  在一边看书的凯恩喃喃道:“女人嗯,真可怕。”

  “小毛孩你懂个屁啊。”

  “你个盗版彼得潘。”

  “爱利耶塔,别理他,我们快去吧!”

  “嗯,好。”爱利耶塔拿好权杖后跟着小精灵出去。

  院子里就留下凯恩一人“诶,你们去了才是给别人添麻烦的吧?”

  至于这个冬季和那时候我离开家族的冬季一样寂静无声,直到我经历了遇见冬夏的欣喜,看到她披挂和战法都已经足以保护自己的时候,每天晚上我都在想自己是不是可以离开她。

  上次与黑之军团作战的时候,她还被包围着,如果我不在她的身边……

  勇,你还好吗?

  虽然我们换了刀,你说这样可以看着我的刀想起我,我也知道你是不希望失去我和冬夏其中任何一人才这么做的。

  只是这样拿着我的刀去斩杀我的父上是不是有种讽刺,对族规,对我们鬼之一族来说,虽然,我早已放弃我的身份,但我体内流着的还是那个男人的血。

  勇,原本我以为你能照顾好我妹妹冬夏的,可你还是让她过来找到我,其实是你也很想见到我,对吗?

  眼前是一片血红色的天空了呢,冬夏她终于把刀插入了我的背脊,冬夏,只要你快乐地活下去,哥哥怎么样都没有关系的呢。

  嗯,冬夏……该满足了吗?

  “春秋桑!”

  “冬夏,你怎么下手那么狠啊”

  一行人围观起来,“让一让啊,让一让人家嘛”爱利耶塔拨开人群。

  比利卡已经飞往春秋面前“春秋!”。

  但是春秋已经不省人事。

  “爱利耶塔你快进来啊,他这样可怎么办啊?”比利卡看到冬夏。“诶,你干的呢。”

  冬夏在一旁,捂着嘴,蔓越莓色的瞳孔已经支撑不住兄妹之间回忆的侵袭,闪烁着泪花。

  “比利卡,你还记得”


  杨修篇:


  chain story 锁链故事关键角色:冬夏

  16-1-1 未来的片段

QQ截图20140704114456.png

  4 小时前 上传下载附件 (34.11 KB)

  占卜场景:冬夏,外表如同寒冬一般内心却如同夏日一样,她那把一直陪伴着她的剑,此时正插在哥哥的胸膛,她含着泪,抱着哥哥,带着哭泣声的呢喃——“真好,我再也不用担心,你会离开了。”

  涅尔瓦:!!不行!无论我怎样修改过程中的变数,你和你妹妹最后的结果都……

  春秋:是么?……无论怎样都无法改变么……

  涅尔瓦:……

  菲娜:春秋,你和你妹妹之间必须要以生死作定论么?

  春秋:按照族规,是这样的。

  【选项1:听着真可悲的族规。

  选项2:听着真可笑的族规。

  分支1:

  春秋:再可悲却也是流传下来几千年的族规啊。

  分支2:

  春秋:可笑吧……我和我妹妹就为了这可笑的族规……】

  比利卡:这么荒谬的族规却这样传承了几千年?一直没有人打破这族规么?

  春秋:不,在我之前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身为嫡长子却无法长出代表血脉浓度的“两支角”……

  凯恩:全团注意啦!魔物袭击过来啦~

  比利卡:又是魔物,先把魔物解决了!上啊~

  【魔物战 LV.12】

  16-1-2 未来的片段

  【魔物战 LV.12 最后一波带首领】

  魔物首领:嗷……

  春秋:【斩击动画】

  魔物首领【死亡】

  菲娜:春秋的剑法还是那么犀利啊。

  春秋:……

  比利卡:是啊是啊,好厉害的呢,就那么一剑,那个魔物首领就倒下了!

  春秋:其实我斩出的可不止一剑。

  比利卡:哦?是吗?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感觉更厉害了呢!

  春秋:……(是我的错觉么?我的剑……)

  16-2-1 动摇的心

  春秋:【练剑中】

  春秋:是真的,我的出剑速度,变慢了……

  春秋:再试一次,霞之刃!

  春秋:难道是太久没用剑了么?剑术生疏了?不对,……这感觉……

  比利卡:不好了,来了很强力的魔物啊!春秋快来帮忙!

  春秋:好。(正好再试一下!)

  【魔物战 LV.13】

  16-2-2 动摇的心

  【魔物战 LV.13 最后一波带首领】

  春秋:霞之刃!

  魔物首领:……【死亡】

  春秋:我的剑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迟钝了?!是我的内心动摇了么?

  涅尔瓦:因为我的占卜结果,让你对你原本坚信的未来产生动摇了么?

  春秋:不,应该……恩,也许吧……

  涅尔瓦:我也只是一个不成熟的占卜师而已,你难道不觉得我的占卜结果很有可能是假的么?

  春秋:……

  【选项1:你当初的目标是什么样的?

  选项2:你原本坚信的未来是什么样的?

  分支1:

  春秋:打破族规的枷锁,让冬夏不再背负着沉重的命运。

  分支2:

  春秋:解开族规所纠缠在我和冬夏之间的枷锁,能让冬夏不再有背负,更加快乐地来面对真正的世界的美好吧~】

  16-2-3 动摇的心

  菲娜:之前都没有想过结局会是怎样的么?

  春秋:有考虑过,最坏的结果就是我和冬夏之间……有一个死去。

  菲娜:这样的结局,确实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呢!

  春秋:……

  比利卡:但是那又如何!

  春秋:!!!

  米希迪雅:各位先别聊了,注意警戒,魔物出现了!

  【魔物战 LV.13 4wave和8wave带首领】

  春秋:刚才,你——

  比利卡:我说那又如何,看看团长主人公(因为主角名字是由玩家取的,这里以主人公代替,下同)和菲娜,他们面对未知结局的命运,不也是这样一直奋斗下来了么?不管结局怎样,难道你就不打算再做努力了么?有什么可以迷惘的?继续按照你原本设想的道路走下去吧。我们也会帮你的!是吧,主人公?

  【选项1:那当然

  选项2:虽然这只是你们的家事,但我会支持你的

  分支1&2:

  春秋:谢谢你们,也许,是我该做出决断的时候了!】

  16-3-1 人生目标

QQ截图20140704114930.png

  冬夏:义勇军的各位,我为了寻找我的哥哥而在四处旅行,跟你们在一起也许能让我找到我的哥哥,和魔物的战斗也能提升我的剑术,请让我加入你们吧!

  【选项1:没问题。

  选项2:你的哥哥?该不会……

  分支1:

  冬夏:那么,请各位多多指教,我会遵守团里的所有规定的。

  分支2:

  冬夏:嗯?你说什么?

  主人公:啊!呀……什么都没有说,欢迎你加入我们义勇军!

  冬夏:恩,那么请各位多多指教,我会遵守团里的所有规定的。】

  菲娜:欢迎!

  比利卡:又有魔物来了!

  冬夏:正好,来实战演练一下我的剑术!

  【魔物战 LV.15】

  16-3-2 人生目标

  冬夏:好好感受一下吧,我为了斩杀哥哥所练的,我这十几年来一直练习着的,无音剑!

  魔物A:……【斩击动画&死亡】

  魔物B&C:……【斩击动画&死亡】

  菲娜:冬夏,你必须要斩杀你的哥哥么?

  冬夏:恩,这是我们一族的族规,也是我这十几年的人生目标。

  菲娜:你的目标,就是杀了你哥哥?

  冬夏:是啊!

  【选项1:那杀死你哥哥之后呢?

  选项2:没有办法改变么?

  分支1:

  冬夏:我没想过那么多,至少现在,我的目标是杀死我的哥哥,其他的等先完成这个目标再说吧!

  分支2:

  冬夏:为什么要改变?难道你让我违背我族的族规?难道你想让我这十几年都变得毫无意义?

  比利卡:不,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冬夏:总之,我的目标不会改变,在找到哥哥前,我就继续不断地用魔物来磨练我的剑技吧!

  【魔物战 LV.15 最后一波带首领】

  16-4-1 不可避免的相遇

  冬夏:【练剑中】

  比利卡:冬夏练剑也好努力哪!

  冬夏:也?还有谁也有精湛的剑术,不如叫来切磋一下吧。

  比利卡:啊不,那个只是顺口,口误口误。不过,冬夏你的剑技已经这么强了,何必再练得这么辛苦呢?

  冬夏:还不够啊!那个人,我的哥哥,也很强,尤其是那招霞之刃,我的无音剑也正是为了破他的霞之刃所苦练的。

  比利卡:这样啊,……(感觉,无话可说了呢……)

  冬夏&比利卡:……

  凯恩:大事不好了,这次来了个大家伙!

  比利卡:天哪!是龙!

  冬夏:看我的!

  比利卡:冬夏别冲动啊!

  冬夏:放心,在见到我哥哥前,我才不会死在任何地方呢!

  【魔物战 LV.16 最后一波龙】

  16-4-2 不可避免的相遇

  龙:吼~~~~~~~~~~~~

  比利卡:龙变得狂暴了!

  【魔物战 LV.16 4wave带首领最后一波强化龙】

  冬夏:啊!好坚韧的鳞片……

  龙:吼~~~~~~~~~~~~

  冬夏:不,我还不可以倒在这里!

  比利卡:天哪!冬夏被龙抓伤了,冬夏危险了!

  春秋:霞之刃!

  龙:吼!!!呃……【死亡】

  冬夏:春秋,你……果然……

  春秋:先别说话了,你现在伤势不轻。

  冬夏:我要和你做个了断!

  春秋:够了!你现在的状态,能打赢我?

  冬夏:你……【昏迷】

  比利卡:冬夏晕过去了,快叫艾莉耶塔!

  16-5-1 求医之路

QQ截图20140704120048.png

  艾莉耶塔:嘿~【治疗动画】外伤治好了,但这恶龙的爪子是带毒的,可是我没有解毒的能力,这毒毒性较强。

  比利卡:那怎么办?

  艾莉耶塔:我知道医术师奥利安娜是解读的能手,不过得去贤者之塔找她。

  春秋:我立刻就过去。

  比利卡:别一个人擅自行动啊,遇到魔物怎么办!我们一起走,快点出发吧!

  菲娜:恩,我们也希望能够救冬夏。

  米希迪雅:从这条路走,去贤者之塔会快不少。虽然遇到魔物的可能性高了不少。

  【选项1:就走这条路!

  选项2:还是走大路好些。

  分支1:

  比利卡:我也赞成!

  菲娜:好,现在时间最重要。

  分支2:

  比利卡:哪还有时间走远路,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啊,冬夏中的可不是简单的毒。

  菲娜:还是就走这条近路吧!】

  【场景背景切换到山林中】

  比利卡:这一路还算顺利啊!

  米希迪雅:前面发现魔物,避不开了!

  比利卡:好吧,我闭嘴……

  【魔物战 LV.18】

  16-5-2 求医之路

  凯恩:魔物又来一波,大家组织好阵型,别乱了阵脚。

  【魔物战 LV.18 最后一波带首领】

  主人公:哎,比利卡你这乌鸦嘴……

  比利卡:我错了,呜呜……(躲到菲娜的背后)

  16-5-3 求医之路

  凯恩:这是最后一波了,大家坚持住!

  【魔物战 LV.18 4wave和8wave带首领】

  春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死!死!死!

  魔物A&B&C:【斩击动画&死亡】

  【选项1:春秋好厉害!

  选项2:春秋为了妹妹很是拼命呢!

  分支1:

  春秋:我童年也是在艰苦的训练中度过的。

  分支2:

  春秋:是么,也许是吧!】

  米希迪雅:穿过前面就快到贤者之塔了!

  比利卡:好呀,终于能把冬夏治好了!

  16-6-1 关键的药草

QQ截图20140704120437.png

  【场景贤者之塔内】

  奥利安娜:恩,这个毒我确实能解,但是最近药材库药材稀缺,解这种毒的更是需要一种稀有的药草龙须草,我这儿已经没有库存了。

  春秋:在哪儿可以采到那种药草?我可以去采!

  奥利安娜:这种药草原产地是在精灵岛,不过现在去精灵岛采的话貌似已经来不及了。

  比利卡:那难道没救了么……

  奥利安娜:还有机会,你们可以去土妖精那儿碰碰运气,也许他们那儿有存活!

  春秋:好的,我立刻就去!

  比利卡:春秋!等等我们啊!

  【场景切换到迷宫山脉中】

  巴鲁多鲁:天!火巨人又发狂了,义勇军的各位快来搭把手帮忙**一下!

  【魔物战 LV.19 全火属性魔物】

  16-6-2 关键的药草

  【魔物战 LV.19 全火属性魔物最后一波火巨人】

  16-6-3 关键的药草

  【魔物战 LV.19 全火属性魔物最后一波强化火巨人】

  巴鲁多鲁:你们义勇军来得真是时候,感谢你们的帮助!说一下你们的来意吧!

  春秋:我们需要龙须草,不知道你们这儿有没有存货。

  巴鲁多鲁:哈哈,龙须草,我们确实有库存,你们的运气不错!

  【选项1:能不能卖我们一些呢?

  选项2:我们急需这个龙须草,能不能——

  分支1:

  巴鲁多鲁:卖什么卖,你们帮了我们这样一个大忙,我们感谢你们还来不及,这龙须草就送给你们吧!

  分支2:

  巴鲁多鲁:你们需要者龙须草?那行啊,你们帮了我们,我们自然也要帮助你们,这龙须草就送给你们吧!】

  菲娜:十分感谢!

  比利卡:那么我们还要赶着回去救人,就不多说了,再见!

  巴鲁多鲁:一路顺风!让熟悉路的琪琪带你们出去吧!

  16-7-1 救治过程

QQ截图20140704120218.png【责任编辑:小趣】相关新闻: 锁链战记 小说 剧情
独家点评
《锁链战记》(チェインクロニクル,Chain Chronicle),也作“锁链编年史”、“锁链年代记”,简称“チェインクロ”、“CC”等,为世嘉网络(SEGA Networks)于2013年针对智能手机市场所开发的在线电子角色扮演游戏。该游戏在日本由世嘉运营;而盛大经已取得该游戏的中国大陆、台湾、香港、澳门及韩国这五个亚洲地区的代理权,并将港澳台地区版本交予其子公司移动怪兽运营。
——点评小编:
  • 8.0大作
  • 游戏画面6星
  • 游戏操作7星
  • 可玩性8星
  • 难易度困难

大家都在玩

近期热点

推荐信息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加入我们 | 责任声明 | 网站地图 | 客户端 | 手游助手
Copyright © 2017 趣味手游-趣味屋 All Rights Reserved